引頸期盼終於盼到音樂會來臨的這一天,本來因為找不到伴,所以只好放棄欣賞音樂會的演出,

誰知道某一天我娘在家裡看到新聞,突然打電話給我說她對這場音樂會很感興趣,

於是乎我立刻上兩廳院售票網買了票,雖然已經來不及買到正中間的好位置,但第10排47、49號的高度視野算是很清楚,

來過國父紀念館兩次,一次是公司的知識分享,一次是欣賞舞台劇《寶島一村》,

會來這次由台灣人壽主辦的My Hope音樂會,我的目的當然是為了參予林宥嘉及國家交響樂團合作之下迸出的火花,

而我娘,一開始是為了林宥嘉,後來是為了國家交響樂,更後來是為了張中立。


這個場合是一個會讓人屏氣專注的場合,到了現場幾千個位置更是座無虛席,上半場一連幾首大家耳熟能詳的古典交響樂,

韋瓦第的《四季》中的《春》協奏曲,細膩輕快的節奏旋律,帶領聽眾共同體會春天的歡愉氣息,感受與大自然的交會;

還有貝多芬的命運交響曲,用強烈的音符展現其對於生命的掙扎,更是大家不陌生的曲子;

斯梅塔納的《莫爾島河》輕快明亮的旋律彷彿讓聽眾身歷其境的進行了一段曼妙的旅行;

而拉威爾的《波麗露》縱使用固定的節奏反覆在樂曲裡,卻運用了各種樂器來產生不同層次的變化。


下半場,則是現代歌曲改編成交響樂的演出,在校園民歌組曲中被改編的有《龍的傳人》、《橄欖樹》、《恰似你的溫柔》,

我自己個人初淺的認為,《橄欖樹》及《恰似你的溫柔》兩曲改編的較為平穩,

但《龍的傳人》在末段卻令人耳目一新,十分驚人。


而重要的林宥嘉也在三首校園民歌演奏後終於出場了,看的出來這樣嚴肅的場合還是令他有所拘謹,

看他走出來有些僵硬的模樣其實會很替他緊張耶!不過,也許就像他自己寫的,

「因為是古典與流行的"結合",所以我會很努力地不拘謹不嚴肅,希望每一個人都能在這個表演裡有所收穫......」

越發到了最後,他也就盡量的拋開了包袱,盡情徜徉在音樂的氛圍裏了,

第一階段所演唱的四首曲目分別為《鹿港小鎮》、《你會不會》、《溫室花朵》、《羅密歐與茱麗葉》

特別一提《你會不會》的低音自然渾厚,可高音可低音的寬廣音域正是宥嘉聲音的迷人之處呀!

真的表現非常突出,我們從遠處看他瘦小的身形在龐大的交響樂團裡,聲音的氣勢卻是完全沒有被壓過去,

真是精彩演出!


和宥嘉交接的是張中立的排笛演奏,以前家裡曾經買過張中立和林隆璇合出的演奏專輯《琴逢笛手》,

對當時排笛清脆的音質演奏出的流行音樂感到驚喜萬分,這次當然也是一樣的期待,

只是,不知道出了什麼差錯,排笛的聲音竟然充滿雜質,就像是口水在樂器裡沒清理乾淨的感覺,

老實說,還挺破壞聆聽音樂的美感,而且我們也覺得張中立這天表現有點失常,並沒有達到CD中的水準,

甚是可惜,他演奏的曲目有《李香蘭》、《天空》、《Reason》、《我願意》、《花心》。


最後一段,仍是由宥嘉壓軸,一連演唱四首流行金曲《Passion》、《憶苦思甜》、《殘酷月光》、《解high人》,

這幾首歌我本來就很喜歡,經過交響樂改編後意外發現新歌《解high人》真的好適合交響樂呀!超、級、好、聽!

宥嘉整個非常投入在演唱中,聲音的狀態也很好,唱到越後面他的表現也越放鬆自然許多,

只是這個場合畢竟不像簽唱會或是自己的演唱會,可以讓他隨性發揮亂跳炒氣氛,

否則我想歌迷們此時應該都還蠻想站起來尖叫的。


如果以為這樣就沒了當然不可能,聽眾是不會放過安可的機會的,

所以在兩次安可後,宥嘉先是演唱了《眼色》這首本來就和交響樂風格很搭的曲子,

之後又與張中立合作演唱了《比較美好的世界》,值得一提的是這首曲就是我們大家都很熟悉的《總在我身旁》的另一個版本,

歌詞搭上交響樂非常有氣勢磅礡的意象,而張中立在這首曲中也恢復了往日的水準,

算是一個完美的ending。


很高興後來還是來了這場音樂會,一開始是為了林宥嘉,後來發現音樂原來有那麼多的可能性,

謝謝,這真的是一段美麗的相遇。

    全站熱搜

    小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